如你所愿~

【全职/佣兵paro】他们(3)

A字裙小姐:

接上文:02


 


主叶橙,本章是沐橙的独角戏~可能不是很帅XD毕竟是女孩纸嘛。


感谢所有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欢迎各种纠错、聊天和吐槽!


诚实如我→→没有喻黄就不打tag


然而从上一章的热度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我应该安排喻黄谈个恋爱


趁着最近清闲多写点其实我已经在构思微草篇了


 


 


03


  午夜零点,位于蓝雨地域繁华中心的“Drop”*酒吧里琴声悠扬。不明就里的外地人来到此处,定会以为这里是放松身心的好地方。


  在蓝雨,“Drop”酒吧——实际上是一个五层楼的高级会所,它的存在并不简单。一方面,这里是全蓝雨最豪华的娱乐场所,象征着纸醉金迷的夜生活,无限的欲望在这里恣意放纵生长、缠结,散发出令人无法抗拒的诱惑香气;另一方面,这里是各种情报的交换地,不同的灰色势力一同游走在黑白之间,尔虞我诈,明争暗斗,在名为利益的角斗场上一争高下。据说“Drop”酒吧是由蓝溪阁的某些退役佣兵联合建立起来,如今和蓝溪阁乃至蓝雨上层都保持着密切联系。


  简单来说,就是“Drop”酒吧早已掌握在蓝溪阁的手中。一个男人坐在一楼的角落里,点了一杯伏特加,心想,被佣兵组织实际控制了的“情报屋”,对佣兵组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无论是在任务中还是在战场上,情报的重要性无疑是第一位的,有时甚至能兵不血刃,所以真正厉害的佣兵格外讲究对于情报的收集、判断和利用。


  在佣兵联盟总部的认证中,有四个人在这方面造诣极高,他们对于情报的消化能力常常能够扭转战局,能够根据一丁点情报布置出一整套严密的战术框架,因此被称为“战术大师”。而喻文州,那个蓝雨的实际控制者、蓝溪阁的中流砥柱,就是其中之一,是个相当擅长打心理战的家伙。男人放下酒杯,默默打量着每一位从大门走进来寻欢作乐的人们。突然,他目光一沉,冷酷地扬起嘴角。


  


  大门前翩翩然走进来一个女人,妆容精致柔和,橙黄色的发好似洒满金光的海浪,明亮又美好;她身穿一件米色V领连衣裙,裙摆像盛开的荷花向外舒展,露出了匀称纤长的双腿。她的身上再无其他饰品,只见她踩着一双亮晶晶的高跟鞋,手拿一只小包,面带微笑朝着吧台缓缓走去。突然有人调戏般吹了个口哨,在场的人们瞬间都被这个亮丽的身姿霸占住了视线,不少人看到她的背后时也都忍不住不怀好意——原来女人穿的是一件露背连衣裙,白皙如凝脂般的后背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暴露在无数男人们的视野里,为她徒增了几分性感和诱惑。


  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敢独自前来这个满是男人的地方……不少人已经心怀不轨,他们谈笑间举起酒杯假意喝酒,眼神却从未离开这个女人。


  让女人臣服,尤其是让漂亮女人臣服,恐怕是在场每一个男人内心里最根本的欲望。在情报界乃至佣兵圈内,女人是极其稀少的存在,即便有,也是极难驯服的狮子,她们聪慧敏锐,狡猾善变,八面玲珑,不论在任务中表现出什么样子,这些女人骨子里都浸着傲气,也因此强悍得不肯服输。男人更喜欢聪明的女人,对于这些有时比男人还要强悍勇猛的女人,他们一颗想要征服的心反而碎成了渣。


  但是对于美丽的女人,男人们还是很难克制住最原始的本能。


  对于在场的男人们而言,这个女人出现在“Drop”酒吧,仿佛一个天外尤物猛然掉进满是欲望的笼子里,插翅难飞。


 


  苏沐橙走进后,停留了片刻,打量着酒吧一楼内部的环境——一切都和普通酒吧没什么区别,只是若顺着通道一直向里面走去,恐怕看到的东西就不简单了。


  她用余光扫视了一下周围,只点了一杯柠檬水,面带笑容地坐在吧台前。其实她心里正在捂着嘴笑呢,她想如果哥哥看到这么多男人都被她勾了魂会不会一枪枪把这些人都杀掉再把他们的眼珠挖出来?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可怕呢。那么……叶修?如果是叶修看到了呢?她卷着发尾,想不出整日嘲讽脸的叶修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不过临走前,叶修说让她小心一点的话,倒是让她倍感温暖。


  她想起那天叶修去找陶轩。等叶修从办公室里出来,她早就收拾好两人的东西在门外等着叶修了。从头到尾叶修都没有告诉她,他准备离开嘉世、退出嘉王朝,她也不曾问过叶修。不过,她看得出来,叶修去意已决。既然叶修要走,她也不会留下,即便是这里对她有着更深刻的含义。代号和武器,她都不在乎,她只想跟在叶修身边,划划水打打酱油都没关系。


  如今,她已经是一名独当一面的佣兵了,她想尽自己最大所能实现叶修的愿望,再微小再不起眼都无所谓,只要是叶修想要的,她一定会帮他实现。


  今晚“钓大鱼”,她想从这些人里打听一下稀有材料的下落。第一步便是把自己变成焦点。她不害怕任何可能发生的意外,只要有叶修在的地方,她就有无限的勇气。


  苏沐橙就坐在那里,不一会儿,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端着酒杯径直坐在苏沐橙身旁,翘起腿,猥琐地笑着——褶子脸,金戒指,油脑袋,深蓝色西装内是一件花色衬衫,苏沐橙对于这人的品味实在不敢恭维。


  “美女,一个人?”中年男人笑,“喝一杯?”


  “是啊,正无聊呢。”苏沐橙笑,“酒还是算了吧,我不会喝酒。”


  男人一听,心中窃喜。


  “美女倒是胆大哈,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也不怕?”男人给自己倒了杯酒,问道。


  “怕?当然了。”苏沐橙低下头,几缕碎发拂过她的侧脸,妩媚尽显,“我怕我没有完成任务,回都回不去。”


  “任务?”男人明显愣住,试探性地问道,“你是……我们这行的?”


  “‘我们这行’是哪一行呀?”苏沐橙偏着头,笑得天真烂漫。


  男人谨慎地躲开了苏沐橙的目光,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据说在这里可以拿到各种各样的情报。”苏沐橙说,“这位先生,您觉得呢?”


  苏沐橙的语气越是平淡,男人越是感到紧张。干他们这行的直觉非常重要,而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漂亮女人或许根本不是什么花瓶……


  “在这里,情报是要交换的,可不是白给的哦,美女。”尽管谨慎,男人还是对苏沐橙保持着好奇心。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与至今为止他所见过的圈内女人不同——在神秘和狡猾中透着一点点纯净和美好。


  “规矩我当然懂。”苏沐橙笑了笑,直视着男人,问道,“但我不知道这位先生您有没有我需要的情报。”


  “你想要什么情报?”


  “荒野蛛丝。”


  男人看着笑吟吟的苏沐橙,额角不断渗出汗来。


  “美女你肯定是外地人吧?”男人掩饰性地举起酒杯,“很有胆量啊。”


  “做你们这行的不就得有胆量吗?”苏沐橙笑,对男人之前的问题,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要荒野蛛丝干什么?”


  “秘密。”苏沐橙竖起食指抵在唇边,眨了眨眼睛。


  “那你应该不知道,这里的荒野蛛丝几乎落不到私人手上。”


  “我知道啊。可是我还是想追寻一下可能性。”


  男人有心陪苏沐橙周旋下去,但是无力得很。


  荒野蛛丝,放眼整个荣耀大陆都不一定能得到的稀有材料之一,根据不同的需求者有不同的用途。在蓝雨这个地方,荒野蛛丝可是被蓝溪阁全面垄断了产出的,有荒野蜘蛛出没的区域都被划为重点保护区,每隔一段时间由蓝溪阁的佣兵团去狩猎,然后用来强化武器,只有极少部分才会拿到黑市上去卖,但这也是蓝溪阁内部抬高荒野蛛丝价格的一种手段罢了。


  因此个人几乎无法获取荒野蛛丝。和佣兵组织对着干?他可不想作了大死,搭进去后半辈子。所以说,敢在蓝雨的地盘上大剌剌说想要荒野蛛丝的人,除了不识相,还是不识相。


  于是男人找了个借口,识相地离开了。这个危险的生意,他可不想接。


  “什么嘛,我还没问到下落呢……”苏沐橙失落地叹了口气。


  之后接二连三的有男人前来搭讪,每当苏沐橙一提及荒野蛛丝,这些人都大惊失色,纷纷表示不知道在哪儿能搞到,然后像是打了败仗般灰溜溜跑掉了,弄得苏沐橙自己都渐渐没了耐心。她甚至想直接扛着炮一起“问问”他们算了,也省得这样浪费时间。不知不觉间,风声走漏,全酒吧一楼的人都知道苏沐橙想要荒野蛛丝,都不敢上前搭话。


  看来今晚是钓不上鱼了,苏沐橙沮丧地想着。她付了钱,拿起手包正准备离开,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拦在她身前,结结实实挡住了她的去路。没等苏沐橙开口,那人满是疤痕的脸上挤出一个丑陋的笑容,参差不齐的牙齿看得苏沐橙心里发怵。


  “听说这位美女想要荒野蛛丝?我这里正好有啊。”


  “哦,是吗?”苏沐橙静静地站在原地浅笑,“真巧呢,前几个人都说不知道,我还在想这东西倒是难到手啊。”


  “他们?都是孬种!”男人朝地上啐了口痰,一脸不屑和鄙视,他又朝着苏沐橙前进了几步,把她逼靠在吧台边,“美女想要,我可以给啊。”


  “我怎么知道你没骗我?”苏沐橙轻松地靠着吧台,仰着头盯着男人,一双水泠的眼睛看得男人心下发痒。


  “能到这里来的都有两下子。大家都是专业的,你说谁能骗过谁?”男人一边笑,一只大手绕到苏沐橙背后,想从她与吧台的空隙中贴上她光滑诱人的背,怎料苏沐橙一个轻盈的侧身,从那人胳膊底下钻了出去。有不少好事者吹着口哨,还发出了唏嘘声,明显在嘲笑这个男人。


  “后一句我信了。”苏沐橙扭头冲男人微微一笑,“但是前一句,我不这么认为。现在看来能到这里来的,没几个有两下子的呀。”说完朝门口走去。


  苏沐橙自然看不上这个酒吧里的所有人。在她推开那光亮的玻璃门走进来之前,她看到的就只是妖魔鬼怪在张牙舞爪,各式各样的烟卷燃烧烟雾蒸腾,在一片乌烟瘴气里,毒品和烈酒、微笑和谎言,都在利欲的熏蒸下模糊了真实。这里就像是个欲望与利益的无底洞,越是控制不住自己就越容易沉沦。她明白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甚至她自己有时也不得不行走在黑暗之中,但或许是她的高度太高,这里让她单纯觉得不舒服,甚至是厌恶。再让她在这里多停留一分钟,她都怀疑下一秒自己会拿出“吞日”把这里轰成废墟。所以她要走了。


  怎么可能放你走?!男人邪佞一笑,撸起袖子就冲着苏沐橙扑了过去,而苏沐橙像是早有防备,一个平稳的90度侧身敏捷躲过男人粗壮的手臂,荷叶裙摆在空中优雅划过一道弧线。


  “这位先生,我说你没两下子也不必这么激动吧?”苏沐橙还在微笑,对付这种男人她自信能轻松摆平。可在眼前的男人看来,这个小女人不合时宜的逞强恰好表现出了她的脆弱。


  装什么装,男人冷哼了一声,一只胳膊甩过来想搂住苏沐橙纤细的腰肢,竟然又被轻松地闪过了。


  “这么心急可不好。”苏沐橙虽笑着,柔和的脸庞却冷了下来,“但是我想走了呢。”


  “我看你走不走得了。”男人猥琐地扬起下巴,打了个响指,另有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朝着这里走来——看上去像是一个佣兵团的,“你不是想要荒野蛛丝么,我给你,但是你得给我点什么吧,美女?”


  “那你想要什么?”苏沐橙故意做思考状,“我觉得你想要的,我给不了呢。”


  男人才不管这女人如何“挣扎”,一心只想把她搞到手,正准备一声令下——苏沐橙微笑着,又狠又快又准地踩上了男人穿着长靴的脚!


  男人立马嚎叫了一声,感觉那高跟鞋的细跟已经刺穿了皮革,深深扎进了自己的脚趾头里,巨大的疼痛感遍布全身!


  “哎呀,对不起哦。”苏沐橙一惊一乍地表演着,“不干净的东西我一向都看不见。”


  妈的这女人犯贱!男人恶狠狠地上手,欲给她点颜色瞧瞧,手还没伸出,就被一个酒吧服务生样貌的男子牢牢拽住手臂不得动弹。男人又挣扎了几下,服务生面不改色,始终抓着他粗壮的手臂不放——他没想到这看似弱不经风的服务生竟有这么大力气!


  “请您不要坏了这里的规矩。”


  接着服务生凑在男人耳边不知说了什么,男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青紫,像是被某种诅咒附了身*,夺走了灵魂。他被服务生像领小狗一般领了出去,他身后的那些同伴也都一头雾水地被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带出了“Drop”酒吧。


  不多久,待这些碍眼的全部被“请”了出去以后,苏沐橙看到从大门处走进的身影时,发自内心露出一个开心的微笑。


  “呀,大鱼上钩啦。”


 


 


TBC


*随便起的名字……orz


*我觉得这个暗示其实挺明显的?预告一下^^


--------------------------------


  “咦?”


  “很惊讶吗?”


  “呵呵,不惊讶。”


  “失望。我应该等你走了以后去追你是不是?”


  “你就胡闹吧。‘沐雨橙风’和‘吞日’我拿回来了。”


  “你的呢?”


  “放这吧。”


  “……哦。”


  “走吧。”


  “好。”